重生女医暖军婚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短篇小说 > 重生女医暖军婚

重生女医暖军婚

重生女医暖军婚

10.0

手机阅读

来源:落初

作者:笑子风

时间:2021-02-01 09:43

评语:干嘛追着不放,不就是坑了他几回?

标签: 都市军婚小说 
小说《重生女医暖军婚》讲述了:容貌不堪只是暂时,强大才是硬道理。相貌丑陋,就该被抛弃,就活该被骗婚?重生一世,她定要活得风生云起。说她长得丑,莫不是眼瞎;说她没文化,恐怕是智障吧;说她没技能,手术刀耍得有模有样!有仇报仇,有冤抱冤,什么?说她心太狠,她只是报仇而已。投身于虐渣事业难以自拔,一转头却发现紧追不舍的兵哥哥……
精彩推荐试读:

夜幕降临,张牙舞爪的树枝阴深的站立在美轮美奂的别墅后方,阻挡外界的窥探。

夜渐深,别墅里的欢笑渐渐消失,只余细微的说话声。

月笙遥迷迷糊糊的摸着冰凉的栏杆往楼上走,头痛欲裂的寻找着房间,准备回房好好睡一觉!

今天是她结婚的大日子,可结婚的两个人却都不开心,她是因为心有所属,却求而不得,对方则是极其厌恶她。

荒唐的一场婚礼,在外人看来不过也是一场笑话,新郎有才有貌,有钱有权,新娘无权无势,无才无貌,甚至是奇丑无比,可这场不被所有人看好的婚礼依然得以顺畅举行。

至于原因?

身为新娘的她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走了什么狗屎运,才会被天上的馅饼砸到。

她只知道,从今往后再也没有资格去追求喜欢的人,因为不配啊!

呵,配不上……

今夜所有的人都准备看她的笑话,都在赌新郎会不会和她圆房,她倒无所谓,所以给她敬酒就来者不拒,结果脑壳疼的直想晕厥。

想不到酒那么烈,她还是第一次喝,喝的好像有点多。

咦,什么声音!

步履散乱的走到客房,突然听到隔壁主卧也就是今晚的婚房有细微的响声溢出,被酒精占据的大脑无意识的就想去凑热闹。

“唔~别动~”

刚打开一点门缝,卧室里昏黄的灯光倾泻而出,紧接着耳边就传来令人面红心跳的话语,月笙遥不自然地红了脸颊,准备推开门的手停顿在半空中。

再怎么说她也只是个二十多岁的小姑娘,没有谈过恋爱,唯一的暗恋也胎死腹中,停顿良久,大脑突然呈现爆炸似疼痛,月笙遥挣扎着准备离开。

毕竟新郎在里面办事,自己这个明面上的新娘还是不要打扰的好,意识短缺的她并没有注意到熟悉的声音。

“子玄,你爱我吗?”

“嗯,喜欢阿煜,只是我们这样是不是不好,毕竟阿遥还在下面!”

“不用管她,毕竟当初我爸妈收养她本就是烟雾弹,子玄,今晚是我们单独的快乐时光,不要说一些不相关的事,好吗?”

“嗯~”

眼如含波,眼角绯红,清秀的面孔带着娇媚羞涩的男子轻哼一声!

何梓煜幽深的瞳孔充斥着浓重的情欲,英俊的面孔透露着隐忍,声音嘶哑而又撩拨。

“好!”顾子玄难受的躬起腰,修长的骨指紧紧抓着男子宽厚的肩膀,喑哑的嗓音在空气中流动。

他会乖巧,毕竟所谋之事还未成功。

不过都到这个点,怎么她还没过来,难道计划出现了变故?

屋里热情如火,屋外冰冷如雪!

正打算离开的月笙遥听见从婚房传出来的细微声,袭击大脑的醉意顿时一扫而空。

刚刚她好像听到子玄的声音,可怎么会?

子玄不是说他不来参加婚礼吗?

为什么会出现在婚房……

顾子玄,俊秀儒雅,温柔如水,才华横溢的音乐老师,亦是她暗恋多年的男子,怎么会和她的丈夫行苟且之事,还是在她的婚房?

瘦弱的身躯止不住的颤抖,月笙遥目光呆滞地看着昏黄的灯光,指尖紧紧抠着手心。

柔软的心脏就像是被猫儿抓了一样,又疼又痒,陌生的情绪支撑她往里看的欲望,一点点打开未关紧的房门,慢慢踱步到房间。

昏黄的卧室,遍地零零碎碎的衣服,大红色的被子随意扔在地上,褶皱的床单,可这一切似乎都远远比上床上两人带来的视觉刺激。

呵~

新婚之夜,她的丈夫和她喜欢的人在婚床上翻滚,行龌龊之事,恶心,真恶心。

“呕……”

闻着空气中飘散的糜烂气息,装满酒水的胃不自然的上涌,干净的地板上被污浊之物沾染,悲伤的双眸被晶莹剔透的泪花点缀。

月笙遥只觉得心如刀绞,抬手擦干残留在嘴角的白色粘稠物,目光沉寂的往门外走。

“阿煜,是不是有人进来?”沉沦在情欲之海的顾子玄敏锐地听到呕吐的声音,轻轻地推着化身狼狗的何梓煜,温柔地提醒。

手指微屈,眸光看向房门,嘴角透着一丝邪气。

戏台已搭建,开始唱戏吧!

“不会有人进来,今夜可是我的新婚之喜,哪会有如此不识趣的人?”听着身下人还有力气说话,何梓煜幽深的瞳孔夹杂着不满,温柔而又危险的目光紧盯着他。

这个时候怎么还不专心,是他技术太差吗?

听到何梓煜强势的话,顾子玄低垂的眼眸闪过一丝嘲讽,他的新婚之喜?

“嘭!”

“谁?”正当两个人腻歪时,突然而至的关门声引起他们的注意。

“阿煜,不会是小月吧!你赶紧去看看?”听着门口传来的响声,陷入迷情的顾子玄推搡着趴在身上不舍离开的何梓煜,沙哑的嗓音里是掩饰不住的担心。

“好,你安心的待在这里,等会我们再?”听着身下人喑哑的嗓音带着担心的意味,何梓煜幽深的瞳孔闪过淡淡的不悦,都什么时候子玄还惦记着那个丑八怪。

不过,他现在还需要她打掩护,可不能让她逃离。

拿过放在床头柜备一时之需所用的床单,轻轻的盖住裸露在空气中的雪白皮肤,随手从地上捡起一件衣服系在腰间,不顾羞耻的大步流星走出去。

躺在床上的顾子玄看见何梓煜走出房门,担心的眼神顿时一变,诡异的瞳孔蕴含着粘稠的黑暗,嘴角勾起巧妙的弧度,掀开被子,无视白皙的身躯沾染着青青紫紫的痕迹,捡起地上被撕碎的衬衫和浴袍,随意扣住,步履优雅的打开房门。

何梓煜刚踏出房门,就看到月笙遥慌慌张张地打开大门,想到庭院里收拾残局的佣人,英俊的面孔顿时一黑,飞快的奔跑下去。

不知是太过于伤悲,还是今晚喝的酒水太多,大门怎么也打不开,费尽全身力气刚打开门,才踏出一只脚,身后突然传来一股凌厉的掌风,大门被紧紧关上。

“啪!”

被甩在鞋架上的月笙遥目光惊恐的看着赤裸着上身,面容狰狞的男子,本就高耸的颧骨配着几乎要凸出眼眶的眼珠子,丑陋的无法直视。

“刚刚你都看到了?”嫌弃的瞥了眼坐在地上,不停颤抖的月笙遥,何梓煜轻飘飘的问道,话语里是掩饰不住的杀气。

似乎感受到浓郁的杀气,月笙遥颤抖着身体往后挪,躲避着何梓煜骇人的眼神,她只是貌丑,并不是脑子生锈,知道对面的人已经心存歹念,无论心里多么伤心,此时都比不上生命重要。

他呀,真让她恶心!

“既然你已经看见,那就没有存在的必要!”看着月笙遥像小丑一样一点点往后挪,何梓煜一步步跟进,厌恶的抓住她乱糟糟的长发,另一只手握在她脆弱的脖颈。

本来还想留她一命,但谁让她不长眼呢?

捏住喉咙的手指不断缩紧,空气逐渐稀薄,月笙遥不停地挣扎,反抗,可生命力还是在快速流失。

“阿煜?”顾子玄刚踏出房门,就看到如此血腥的一幕,难以置信的出口喊道。

听着从楼上传来的声音,何梓煜正要收紧的手一顿,不经意间瞥见顾子玄惶恐害怕的眼神,掐着月笙遥脖颈的手微微松懈。

快要昏厥的月笙遥自然也听到顾子玄嘶哑的声音,还未来得及反应,就感受到放在脖颈上的手掌力度有些松懈,眸光一闪,低头向肌肉丰厚的手臂咬去,满以为这是一线生机,却不曾想?

“嘭!”

感受到手臂传来的刺痛,何梓煜猛的将月笙遥甩到搁在一旁的鞋柜上,紧接着一声巨响传来。

何梓煜看着大片的血从她头上冒出来,神情有些呆愣。

“小月?”看着月笙遥像是破落的风筝被扔出去,顾子玄快速地从楼梯口跑到她身旁,扶着她微驮的脊背,被额前头发遮挡住的眼神承载着满满的恶意。

薄薄的唇半张半合,轻声地低喃飘荡在两人之间。

别怕,他会陪你……

意识逐渐丧失,月笙遥感受到身体内的鲜血在不停往外流淌,手脚越来越无力,好冷……

苍天无眼,一生犹如浮萍!

人生二十三载,快乐全无,懦弱一世,还沦落到新婚之夜被打至死,老天何以不公?

她恨,她不甘,为什么她的生命如草芥那般任人宰割!

展开内容+
close

目录

  • 第一章命殇婚房
  • 第二章重返孤儿
  • 第三章因祸得福
  • 第四章一路随行
  • 第五章阴阳五行
  • 第六章润物无声
  • 第七章同食同宿
  • 第八章夜谈深话
  • 第九章浅浅离别
  • 第十章辨识药草
  • 第十一章威逼恐吓
↓ 查看更多目录 ↓

在线阅读

都市军婚小说
都市军婚小说

都市军婚小说以主角在部队或者军队发生的爱情故事为主,以重生军嫂亦或部队当兵的题材故事。阅推荐小说网集合了大家喜欢看的都市...

查看更多>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合作 | 广告合作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0-2018 阅推荐小说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苏ICP备1704023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