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雪纷飞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短篇小说 > 暮雪纷飞

暮雪纷飞

暮雪纷飞

10.0

手机阅读

来源:落初

作者:上官一轲

时间:2020-10-15 10:58

评语:她能否再与初恋情人破镜重圆呢....

小说《暮雪纷飞》讲述了:她是商界显贵曹氏豪门的千金。她与表哥陆家辉自幼指腹为婚,长大彼此相爱。大婚将至,陆氏煤业突遭变故,亿万资产瞬间付之一炬。其寡母陆振瑛见陆家家道中落,大势已去,她居然落井下石坚决要求解除女儿的婚约。为达成目的,她不惜与哥哥手足相残,最终将其逼上绝境。面对自己运筹帷幄的胜利,向来流血不流泪的她痛哭流涕。陆家恨她入骨,女儿恨她薄情,可又有谁知道她的难言与苦衷?
精彩推荐试读:

暮冬的一个黄昏。靠着我模糊的记忆,我终于找到了舅母家那座外表看似颓败的老宅。那雕着“陆寓”的鎏金匾额依旧高高地挂在那扇漆黑而深掩着的紫檀木大门上。门厅两旁的灯笼在寒风中悠然地曳来曳去,依然发着那昏黄而微弱的光儿。我拖着疲惫不堪的身体伫立在门外,默默地望着这一切竟不由自主的发起呆来——

此时此景,让我不期然的想起了十多年前那个有着月亮的冬夜。我竭尽全力地挣扎与反抗,企图想要挣脱掉母亲强拉硬拖的束缚,死活不肯跟她回上海的情形。

当时也是一个这样寒冷而凄凉的晚上吧!

当年母亲纵然不顾舅妈与众姨***倾心劝阻,她执意要带我夜离陆家,好来以示曹陆俩家血亲关系从此一刀两断,往后再无任何瓜葛。其目的就是要彻彻底底地毁掉我与表哥陆家辉这段指腹为婚的婚约。

时如流水。一恍多少年了?此时应该是事过境迁,物是人非了吧!我不由地一阵心酸,泪水再也忍不住地夺眶而出。

是啊!如今的我不也是已经变了吗!从一个显赫一时的豪门千金,一落千丈到一个被人遗弃的**。这历经其中的坎坷与磨难,挫折与转变,也更是让人一言难尽吧!

而今,陆家的人呢?舅母们,还有家辉表哥他们都还好吗?随着时光蹉跎,他们是不是也像我一样变了?变得令我形同陌路?变得不愿再与我相见?他们会不会耻笑我今天落魄的下场是咎由自取,罪有应得?

我就这样痴痴地望着陆家的大门思绪万千,不知所措。可我更极度害怕想起当年母亲对陆家的无理取闹和残酷的羞辱。

不管怎样,舅父毕竟是母亲给活活气死的。这是谁也改变不了的铁证的事实。他们真得能够原谅我吗?我忍不住地扪心自问。茫然间,心里却又徒增一份惆怅和迷惘,可充其量最大的还是恐惧。

我自知已无颜面对陆家的人,但是我已经没有了选择的余地。为了保释被判处死缓的祖明,让我用光了母亲留给我的所有产业。现今伤痕累累的我已经一无所有。投奔陆家是我唯一的退路。他们耻笑我也好,辱骂我罪有应得也罢。我都不会怪他们不念一点血亲情份的。原是我们曹家见人家道中落,然后落井下石背弃了婚约,负人有错在先的。这一切皆是我曹映雪这辈子欠人家的,又能让我说些什么呢?

曾欠人的,毕生就要偿还。不管你有多大的难处和苦衷,就是不能丧失了做人最基本的尊严。为了我的尊严,我要向他们虔诚地忏悔。请求他们能够网开一面,宽恕我与母亲今生所犯下的无法弥补与偿还的罪恶。因为我不想背负着沉重的血债,带着终身的遗恨而离开这个世界。

一段段的苦思冥想和一幕幕令人沉痛不堪回首的往事,像是大海里的惊涛骇浪,在我万般沉重的脑海里激烈地翻腾着——

此时的我百感交集,已万念俱灰。但未泯的良知却始终让我鼓不起勇气来敲响眼前那扇深掩着的咫尺大门。寒冷刺骨的西北风依然不知倦怠地刮着,让我不由自主地裹紧了身上的大衣。我无助地叹了口气,举首遥望天边那轮皎洁的明月,却又止不住的悲从中来——

置身陆家的大门外,多少次想离开此地的念头,曾在我脑海中闪过。我又曾多少次下定决心,想转身毅然离开。

可是,我知道我不能就这样一走了之。因为我身负的血债还不曾偿还,我的宿命还不曾完成。我怎能就此轻言放弃呢?再则,我已走投无路,身无分文,又能再落身何方呢?正因如此,我久久彷徨地徘徊在陆家的大门外,进退两难。

彻底病倒这半年多来的孤苦无依,让我身感畚至。我似乎已经向这种非人的生活彻彻底底地投降了。我似乎再也承受不了了。是它让我不再在乎即将面临陆家的难堪有多尴尬;也是它让我不再在乎陆家的人将要如何的处置我,如何的侮辱我。因为我害怕了这种漂泊无依,没有着落没有家的生活。即便是我已经习惯了世态的炎凉,看惯了世人的脸色,但我也极其渴望结束这种苦不堪言的生活。

毕竟我也是人,我也有血有肉有感情。也许正是这种令我欲罢不能的力量支持着我,鞭打着我。让我不再顾虑,不再有丝毫的犹豫,终于让我鼓足了勇气敲响了陆家那扇久违了的咫尺大门。

沉重的叩门声响过,子夜又迅速的恢复了它的宁静。我拼住呼吸,竭尽全力按捺着自己狂跳不已的心绪,耐心等待着——

良久,竟无人应门。我却如释重负地松了口气。但遥望着夜穹中那轮逐渐西沉的明月,我却又不得不重新鼓起勇气来再度敲响眼前那扇令人生畏的大门。

接着,又是良久。我方才终于隐约听到有轻碎的脚步声,仿佛渐渐的从远而至。

“鬼催的!这都几更天了?还不让人睡个安生觉!”只听应门者,一径没好气地埋怨着。

顷刻间,宅门在载声怨道中突然被推开。接着从门缝里挤出一位雍容华贵的中年妇人来。她瓜子脸,水蛇腰,珠口细牙,眉清目秀的,一副娇艳欲滴的模样,看着却也着实得妩媚动人。

只见她哈欠连连地收住了步子,揉了揉睡意惺忪的眼睛不屑地对我上下打量一番。突然间,她那水漉漉的眼眸里似乎迅速地闪过一抹惊悸。看着她这样惊愕地睁大了眼睛望着我,我心里顿觉一阵慌乱与激动。自以为她已认出了我。半晌,她眼里动荡的余波终于恢复平静了。只见她略微定了定神,愣怔片刻,却是对我诙谐地一道:“这么晚了!请问小姐您找谁?”

她这一鸣惊人的发问,仿佛当头一个晴天霹雳从天而降,打得我脚下一个趔趄。我不由地往后倒跌几步,心里顿时冷如冰窖。我勉强支撑着自己摇摇欲坠的身体,竭尽全力镇定住自己神慌意乱的思绪,企图想为自己找回一点静。但烦乱旋转的心,却像是万匹脱缰的野马凶悍地奔腾着,最后乱成了一片——

“我——我找陆家辉。”我有气无力的嗫嚅着。

她却先是莫名地一愣,好像有点不肯相信自己的耳朵似的。然后她才皱着柳叶似的秀眉反问道:“你说你谁?”

“我——我找陆家辉。”我再度回答她。

她错愕的眼神却令我更加胆怯了。

“哦!想必你是我们家少爷的朋友吧?”突然之间,她又笑靥如嫣。

面对她的陈词,我却更加有些不知所措了。一时之间,我竟不知该如何回答她。

“可见近些年来,你们也不曾有些联系了。”未等我启齿答言,她却抢先开口道:“真对不起,这位小姐。我们家家辉少爷早在几年前就去了东洋日本了。可见您来的真不是时候。”

“那陆太太在家吗?”未等她把话说完,我便又迫不及待地道。

“太太她早已睡下。小姐如果有要紧事的话,那就请明日再来吧。”她说着就要掩门。

见此情形,我几乎差一点急出泪来。不容我再多想,我便上前抢先拦门而立,激动地脱口叫道:“小舅妈!难道您真得认不出我了吗?”

“小舅妈?”她却困惑地重复着这三个字眼,复又从门洞里探出头来,满脸惊疑地向我道:“你说你刚才管我叫什么?”

“小舅妈!”我点点头肯定地回答她,眼睛里却瞬间充满了大胆而激动的泪花。

“你居然叫我舅妈?”她对于我肯定的答复似乎更加疑惑了,“小姐,想必您一定是走错地方了。我们这里是陆宅,而且我们陆家八位姑NaiNai的千金和少爷们都时常来走动的。您一头雾水的管我叫舅妈,可我却不曾记得您到底是哪房姑NaiNai的千金啊!”

她的话语像一颗Zha弹,在我脑海里瞬间开了花。舅父虽然是已故外公唯一的子嗣,但外公一生却共有一妻四妾。

除了舅父和母亲是外公的正室所生,其余八位姨娘乃是庶出四房。她言中所谓的八位姑NaiNai,这分明已是把我母亲排除在外。可这又能怪得了谁呢?要怪也就只能怪我母亲她当初太冷酷太无情了,与陆家的宗亲断得太彻了。

陆家今天否认了她的存在,这一切皆是由她当年一手筹成的。我能指责陆家的人六亲不认吗?

“小姐,这么晚了。您只身在外,家里人会很担心的。我奉劝您还是赶紧回去吧。我也要关门休息了。”她那不耐烦的催促声把我复从遥远的思绪中拉回到现实中来。

“请您不要关门好不好?”情急之下,我近乎乞求着失声哭了出来,“难道您真得认不出我了吗?我是映雪,曹映雪啊!我没有走错地方。我找的就是陆宅。陆振宇是我已亡故的舅父。我母亲陆振瑛是陆氏九千金。而您是我舅父的侍妾,我母亲未出阁时的贴身侍女——”

“你说什么?”她突然打断了我,然后惊愕的瞪大了眼睛。在我惊神甫定之余,她却不信任地扑过来抓住了我冰冷的手,“你是映雪?难道你真得是映雪吗?”

一时,我只觉她迫切地抓着我的那双手突然握紧了。她的眼眸里也迅速地充满了晶莹的泪花。她似乎已经开始相信我了。

“舅妈!我是映雪!我真得是映雪啊!”我饱含着热泪,拼命地向她点着头。

得到我肯定的答复,她的目光却瞬间变得呆滞了。半晌,她才回过神来,用那种犀利得让人发抖的眼神巡视了我好久。最后,她才终于将我拥入怀中失声哭了——

久别后的重逢是喜悦的,也是忧伤的。

就这样,我们彼此抱头哭了好一阵子,方才渐渐收住了泪。

小舅妈抽出帕子,轻轻为我擦去眼泪。她这才忙着召唤来了几个仆人,把我的行李一股脑地领进了门去。至于我是怎样走进陆家的,我却全然记不清了。但我却清楚的记得小舅妈那一路拉着我的手倒是始终没有放开过。

来到了陆家的前厅里,小舅妈忙招呼我坐下,方才又命人速煮了驱寒的冰糖姜茶来。我慢慢地喝着茶水,悄悄地环顾着四周。只见大厅里的陈设格局原不像从前那样气派将究了。一切变得那样朴实简单,似乎再也看不出丝毫

那昔日里富丽堂皇的迹象来。看来陆家如今是真得没落了!

“孩子!看你怏怏的,一副病容。近些年来过得还好吗?”小舅妈见我端着茶水,久久的出神,于是她打破沉寂问。

小舅妈这一句发自肺腑的深切问候,虽属善意,但它却像是一把寒冷而又锋刃无比的刀,且重重地,狠狠地插在了我血淋淋的伤口上。这无疑是给我的伤口撒盐巴,让我痛上加痛!我强忍了多年的屈辱的泪儿,突然像开了闸的洪水,汹涌渲泄而出。

打落牙齿和血香,纵然我有过多的委屈和苦衷,但我又有几分资格来对陆家的人倾诉?

展开内容+
close

目录

  • 第1章 曹氏女落难寻舅 初见舅母泪纷纷
  • 第2章 昔时娘舅繁荣富 雏鸳鸯驭鸳鸯骥
  • 第3章 闺中密友齐欢堂 舅母伶女爱难舍
  • 第4章 岁末陆氏遭矿难 合家忧伶卖田产
  • 第5章 霍陆结亲小人作 手足反目兵戎见
  • 第6章 身遭软禁难脱身 乳母柳氏恻徇私
  • 第7章 柴房惨遭母暗算 恶梦轮回成他妻
  • 第8章 悲看生命希无光乌云遮月恨割腕1
↓ 查看更多目录 ↓

在线阅读

女主短篇言情小说
女主短篇言情小说

女主短篇言情小说合集最值得收藏的短篇言情小说大全,收录了当前最好看的女主短篇言情小说,免费提供高质量的女主短篇言情小说全...

查看更多>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合作 | 广告合作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0-2018 阅推荐小说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苏ICP备17040234号-2